• <var id="ddfzv"><ol id="ddfzv"></ol></var>

      1. <label id="ddfzv"></label>
      2. 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讀城中國|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長征 魯迅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鄧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核潛艇
        人民網>>文史>>史海鉤沉

        為什么說曹髦是中國歷史上最有骨氣的傀儡皇帝?

        2018年04月27日11:51    來源:中華讀書報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與強權、暴政和殘酷命運奮起抗爭、壯烈赴死的皇帝曹髦,被寫作“輕躁忿肆,自蹈大禍”(《三國志·魏書·三少帝紀》),而且是“肆行不軌,幾危社稷,自取傾覆,人神所絕”。

        曹髦:一個皇帝的高貴選擇

         

        曹髦:一個皇帝的高貴選擇

         漢魏洛陽古城墻遺址

        曹髦:一個皇帝的高貴選擇

        洛陽瀍澗之濱,曹髦墳已無可考

        魯迅先生說:“一部歷史都是成功者的歷史。”那些代表高尚、正義、氣節、風骨的失敗者們,便從歷史中隱沒了,隨之衰沒的還有其可貴的精神和足以垂范后世的節操。

        公元260年6月2日晨,己丑,史書記載,“暴雨雷霆,晦冥”,天暗得像黑夜(《三國志》引《魏氏春秋》)。

        洛陽皇城的云龍門外,密密匝匝橫陳著近三百具被斬殺得血肉模糊、殘缺不全的尸體。皇城南闕的御道和廣場,都被和著雨水的暗紅血水浸染。

        在一大片尸體前面,一輛破碎的輦車前面,是一具身著皇帝袍服的尸體,一張未脫稚氣的面孔,一枝鐵矛自胸透背刺穿了少年天子的身體。

        所有史籍都沒記載,曹髦被弒殺后眼睛是睜是閉。但我想他應該是瞑目,因為他已經用少帝的生命,還有那枝刺穿他身體的鐵矛,將司馬氏釘在了弒君篡位的恥辱柱上。

        一、公元260年6月1日

        公元260年6月1日夜,戊子,史書記載:風雨將至。

        魏國第四任皇帝曹髦召見侍中王沈、尚書王經、散騎常侍王業,說:“司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辱廢,今日當與卿等自出討之。”[(晉)習鑿齒《漢晉春秋》]

        三人大驚失色。王經勸告說:司馬家掌握大權已經很久了,陛下無兵無甲,宮中連宿衛都空缺,何以討之?如果去討伐將遭致大禍。

        王經力勸曹髦不要前去送死。曹髦從懷里取出寫好的討伐司馬氏詔書,說:我決心已定,縱使死,又有什么可畏懼的。

        曹髦隨即去稟告太后。

        王沈和王業跑去向司馬昭告密。

        王沈(公元?-266年),太原晉陽人,父親王機是曹魏開國時的東郡太守。王沈是少帝曹芳時輔政大將軍曹爽提拔,做了中書侍郎。司馬懿高平陵政變,誅殺曹爽及其親信,王沈短暫去職又官拜秘書監。

        曹髦即位,因王沈有些文才,經常和他談論詩文,稱他為“文籍先生”,提升為侍中。曹魏世代于王沈家的知遇之恩不為不重。

        王業,生平不詳,據南朝劉義慶《世說新語》,是荊州武陵人,告密后被提拔為晉的中護軍,即禁軍司令。

        王經(公元?-260年),冀州清河郡貧寒農戶出身,曹魏政權提拔到江夏太守、雍州刺史的高位,公元255年洮西之戰被蜀漢姜維擊敗,回朝任尚書。

        王經拒絕和王沈、王業一同去告密,決定和曹髦一同赴死。

        曹髦稟告太后回來,帶著冗從仆射李昭、黃門侍從焦伯等到陵云臺,取出那里封存的鎧甲兵器,發給宮中的僮仆、侍從。

        根據近年的考古發掘并參考古文獻,陵云臺在魏皇城之外、洛陽城的西南。從曹髦召見大臣的太極殿到陵云臺,要向南出司馬門(高平陵政變,司馬懿召集的死士、舊部等,就集合在司馬門)、路門、應門、閶閭門、庫門、皋門,再折向城西。

        曹髦要冒險到陵云臺去取得一些鎧甲兵器,來武裝僮仆侍從,可證王經所說的“陛下無兵無甲,宿衛空缺”,也可見司馬昭對曹髦監控防范之嚴。

        這時風雨已然大作。有官員便懇請曹髦改日再去討伐司馬氏。

        曹髦已經知道王沈、王業去司馬昭那里告密。

        其實告密對事情的結局并無影響——以百多名兵甲不整的僮仆侍從,去討伐僅在京師就握有十幾萬重兵、時時刻刻都戒備森嚴的司馬氏,無論何時、知與不知,都是羊入虎口。

        此日不去,就再沒有機會用他皇帝的生命將司馬氏釘在弒君的恥辱柱上,做一個上對得起列祖列宗、下對得大魏臣民的好皇帝了。

        曹髦決然說: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今日一定要去討伐。

        不僅要去,還必須堂堂正正地去,大張旗鼓地去,讓天下人都知道。

        曹髦橫持天子劍,靜靜地坐待天明。

        二、公元254年10月5日曹髦即位

        曹髦(241年1月15日-260年6月2日),是曹操曾孫、曹丕之孫,曹魏少帝曹芳時封高貴鄉公。六年前司馬師廢黜了少帝曹芳,讓十四歲的曹髦繼承帝位。

        公元239年,曹魏的第二位皇帝曹叡三十五歲病死,將八歲的養子曹芳托孤給曹爽和司馬懿。

        公元249年,司馬懿發動政變,奪取了朝政大權,誅殺曹爽和殺戮效忠曹魏的人士。司馬懿死后司馬師接掌大權,為立威好篡魏為帝,征發三路大軍進攻東吳,不想被打得大敗而逃,損失了好幾萬人。

        不甘被司馬家控制的曹芳,想乘機用夏侯玄(曹氏宗親,魏晉玄學創始人)代替司馬師輔政,就找來中書令李豐、皇后之父光祿大夫張緝、黃門監蘇鑠等商議。

        結果被司馬師偵知,將所有參與密議的人員,包括一代名士夏侯玄,統統殺死并夷滅三族,然后廢黜了少帝曹芳。

        曹髦應該是在監禁地鄴城,接到了讓他前去洛陽的詔令。從公元251年春,曹魏的宗室王公,就都被司馬懿逮捕,監押在鄴城。曹髦在那里度過了四年的監禁時光,曹魏王朝已搖搖墜落的皇位和國運,卻意想不到地落在這個十四歲的少年身上。

        公元254年10月4日,曹髦來到洛陽,謙遜有禮得不像他的年齡。群臣請他住到前殿,曹髦說那是先帝住處,堅持住到西廂。次日群臣用皇帝的儀仗來迎接,曹髦說自己仍是人臣,堅辭不用。到了殿前,群臣迎拜,曹髦堅持以臣禮答拜。

        見過太后,領受詔命后,曹髦即位于太極殿。他與群臣談論,博古通今。史書記載,他“神明爽邇,德音宣朗”,在場的大臣們感到大魏有了明主,個個歡欣鼓舞(《魏氏春秋》)。

        司馬師派心腹鐘會來考察曹髦。鐘會是魏相國鐘繇的幼子(鐘繇也是大書法家,與王羲之并稱“鐘王”,我們今日寫的楷書,就是鐘繇創始,是漢字發展史上的一個里程碑)。鐘會少年就以玄學知名,是司馬師的頭號謀士。

        鐘會自視甚高,他害死嵇康,原因之一就是被嵇康看輕。但他與曹髦談論后,回報司馬師說,曹髦“才同陳思,武類太祖”(《三國志·魏書·三少帝紀》)。

        一個十四歲的少年,就文才如同陳思王曹植,武略可比魏太祖曹操,這是多么高的評價!

        不僅如此,曹髦還是一個琴棋書畫俱精的才子,畫作就有《祖二疏圖》《盜跖圖》《黃河流勢》《新豐放雞犬圖》等傳世。如果不是曹髦在二十歲時就選擇了死亡,他肯定會留給我們許多詩賦書畫的上乘之作。

        司馬師聽鐘會報告后,對曹髦暗生惕憚,愈加嚴密監控。

        分享到:
        (責編:張淑燕、周斌)

        更多>>

        嫂嫂色坏哥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