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dfzv"><ol id="ddfzv"></ol></var>

      1. <label id="ddfzv"></label>
      2. 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讀城中國|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長征 魯迅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鄧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核潛艇
        人民網>>文史>>史海鉤沉

        任弼時女兒任遠芳的回憶:父親的愛溫暖我一生

        任遠芳 口述 葉介甫

        2018年04月13日10:56    來源:學習時報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我一生中與父親共同生活總共不超過1年零7個月。但是,父親的愛卻溫暖了我一生。

        我一生中與父親共同生活總共不超過1年零7個月。但是,父親的愛卻溫暖了我一生。

        希望我“成為一名優秀的專家”

        1938年12月8日,我出生在蘇聯首都莫斯科。父親當時任中共中央駐共產國際代表。1940年春,父母同時歸國,把我留在了伊凡諾沃國際兒童院。當時,我只有1歲2個月,父母沒有給我留下絲毫印象。

        1948年,當國內解放戰爭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后,有條件了,我開始和父親通信。從那時起,父親走進了我的生活。

        8月30日,不滿10歲的我用俄文第一次給家里寫信,講述我的學習和生活情況。第二年1月20日,我收到了爸爸的第一封來信。因爸爸知道我不會中文,信也是用俄文寫的。從這封信中我第一次體會到被父母鐘愛的感覺,第一次從照片中見到了父母、姐弟,看到了家人,第一次有了“我的家”的概念,盡管很抽象。信的字里行間洋溢著的親情,對我是那么新奇,父親盼望看看10年來未曾謀面的女兒的迫切心情躍然紙上:“親愛的卡佳:……從信中獲悉你生活很好,學習也不錯。我們為此而欣慰。可你為什么沒給我們寄來一張你的照片呢?你大概已經長大了,我們多想看看你呀!哪怕是你的一張照片。”60多年過去了,今天再讀這封信,對那份溢于言表的父愛更感珍貴。

        1949年8月,爸爸又來信叮嚀我:“親愛的女兒,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再三詢問我,“這學期你考得如何?暑假你干什么?是否到哪兒過暑假了?”“我們非常想知道(你)學習和身體情況,一定要給我們寄照片來。”

        接了爸爸這封信,我馬上把照片寄回家。是年11月11日爸媽聯名寄來了新中國成立的喜訊:

        親愛的卡佳:

        你的近況如何?8月30日來信和照片均已收到。我們都很高興,你這學期取得了很好的成績。

        ……不久以前,新的人民政府在北京成立了,中國人民今后的任務是恢復和發展工農業。為此,需要許許多多的各種各樣的專家和干部,望你更加努力學習,并在蘇聯完成學業之后,成為一名優秀的專家。

        望你常來信。

        你的父親陳林(任弼時)你的母親陳松(陳琮英)

        第一次見到父親

        有記憶以來第一次見到父親是在莫斯科近郊巴拉維赫療養院。

        從16歲開始,近30年艱苦的革命生涯摧毀了父親的健康,才四十五六歲的他就被高血壓、糖尿病折磨垮了。新中國成立剛兩個月,組織上安排他來莫斯科治療。爸爸先住在克里姆林宮皇宮醫院,治療了一個階段即轉到巴拉維赫療養院。在這里,才可能接我去見面。

        1950年元旦,我在國際兒童院老師的帶領下來到療養院。當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僅8天,我就投入了父親的懷抱,再也不想離開他了。這一個多星期,是我有生以來從未體驗過的全新的生活。父親用他全部的愛給予我無微不至的關懷,給我以父母親情與家庭概念的啟蒙。此外,父親還是我識漢字、說漢語的第一位老師。他會講一口流利的俄語,更會寫一手漂亮的漢字。為教我準確發音,他還在每個漢字右下角用俄文字母注明拼讀。每天,在他一字一音的帶讀中,我學習讀寫這些基本語匯。

        當時,我正讀小學四年級,他非常關心我的學習成績。當他看到我的記分冊上各科全優的成績時,十分高興,稱贊夸獎的同時又告誡我:不要驕傲,學習一定要踏踏實實。

        一個多星期一眨眼就過去了,時間過得太快了。我感到自己確實舍不得離開他,多么想在療養院多待幾天啊!可是,爸爸要我以學業為重,我只得回兒童院。臨走的頭一天,我哭了。這是我長到10多歲,第一次為離開父親而落淚。

        回到國際兒童院,我第一次體會到人間思念親人、思念父親的感覺,很深、很深。過去沒有和父親接觸過,我根本不覺得,如今,我每天晚上都想爸爸,老想到他那兒去,想得很苦。沒有辦法,就給爸爸寫信,差不多隔一天寫一封,有時甚至天天寫。爸爸也很想我,我剛離開療養院4天,在尚未收到我的來信時,爸爸就先給我寫信了:“你走了4天,但還沒收到你的信,我估計你能按時到達。唯一不放心的就是火車上比較冷。你走以后,我很寂寞……卡佳你在伊凡諾沃生活好嗎?11號趕到那兒了嗎?功課落下了嗎?落下多少?你寫信告訴我。卡佳,你別忘了你說過的,每兩天給我寫一封信。這樣不會影響你的學習,我也可以不寂寞。”最后又叮嚀我一句“接到我的信,馬上回信”。兩天后,收到我的第一封信后又回信寫道:“卡佳,這幾天我生活照舊,就是比你在時寂寞一些。”連續接到這兩次信,我才知道爸爸也很想我,他已習慣我生活在他身邊了。

        分享到:
        (責編:張淑燕、周斌)

        更多>>

        嫂嫂色坏哥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