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dfzv"><ol id="ddfzv"></ol></var>

      1. <label id="ddfzv"></label>
      2. 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讀城中國|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長征 魯迅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鄧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核潛艇
        人民網>>文史>>熱歷史

        飛虎隊陳納德遺孀陳香梅病逝 鄧小平曾夸她“全世界只有一個”

        2018年04月04日11:1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歡迎宴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鄧小平安排陳香梅坐第一貴賓席,讓參議員史蒂文斯坐在次席。他風趣地說:美國有100個參議員,只有一個陳香梅!美國各大報紙以第一版刊登鄧小平與陳香梅握手的照片。

        陳香梅近影

        編者按:據美國媒體3日報道,“飛虎隊”指揮官陳納德將軍的妻子陳香梅女士于3月30日在華盛頓家中去世,享年94歲。《人民日報海外版》2010年07月16日曾發表《陳香梅:傲雪梅花自在開》一文,今日重發此文,以示紀念。

        故鄉北京,在陳香梅記憶中是一幅美麗圖畫。她懷念深巷里的賣花聲,春雨后泥濘的小胡同,苦寒、苦熱的冬和夏,入秋后的風沙,春風秋雨為古城的人們帶來一種親切的感覺。

        異鄉游子,從未忘懷故鄉。陳香梅記不清是第幾次回家鄉了。2010年3月28日早晨,又見她時,一襲淡黃外衣,栗色鬈發,玫紅指甲,重彩妝容依然;腳上一雙粉紅高跟鞋,走路穩穩當當。

        “您85歲,整天跑來跑去,身體可吃得消?”我寒暄道。“吃得消!”老人嗓音洪亮,中氣十足。“昨天參加世界華人頒獎活動,忙到凌晨兩點才休息,累不累呢?”“還好,還好,”她揉了揉眼角,“今年下半年還要來一次呢。”“我跟您認識有12年了。”“是嗎?”她瞪大眼睛,驚呼一聲:“這么快!”又朗朗地笑了起來。

        以一個中國人為傲

        忘不了是故鄉人。陳香梅出生在北京,幼年長住外祖父廖鳳書家中。廖鳳書既是學者,又是外交家,曾任駐古巴公使,與國民黨元老廖仲愷是親兄弟。小時候,陳香梅跟隨外祖父在書房讀書,吟誦唐詩宋詞、元曲戲劇。外祖父預言:香梅生于詩人節(端午節),注定有詩人般的天賦與穎資。

        “抗戰時期,我是流亡學生。”盧溝橋事變后,母親廖香詞帶著6個女兒避難香港。慈母病逝,陳香梅年僅15歲,稚嫩肩頭挑起生活重擔。香港淪陷,又隨嶺南大學輾轉遷移大后方,長途跋涉3000里,飽嘗戰火離亂之苦。

        國難當頭,陳香梅違抗父命,拒遷美國,在昆明當了一名戰地記者,邂逅援華抗戰的美國“飛虎將軍”陳納德,與他相戀、結婚,不過短短10個寒暑。臺北是婚后小窩,將軍謝世后,何處是她的家?故鄉萬里迢迢,一個少婦獨身闖華府,膝下兩個幼女,既無錢又無勢,只擁有受人尊崇的陳納德這個姓氏。

        “雖然我以作為陳納德將軍夫人為榮,但我更因能靠自己的努力,創造自己的天空為傲。”陳香梅立意要在美國打出天下,她更是借助一支筆,把往日溫馨回憶傾訴筆端,書寫與陳納德婚戀長篇《一千個春天》,榮登美國十大暢銷書榜。“您一生愛好寫作,人生理想是當作家。什么原因使您走上從政道路?”我問。

        “到了華盛頓,各方面的環境使得我能夠從政。我自己對政治也很有興趣,所以,順其自然就參加了。”陳香梅詼諧地說,“我講個笑話么,我在喬治亞城大學編中英文字典,是一個小部門主管,本該由校方給我用的車位,卻給了我的白人助理。當時,民主黨跟共和黨都爭取我,我說,哪個黨把我該有的停車位解決了,我就參加誰的黨。”

        陳香梅加入了共和黨。她研讀美國歷史,學習英文演講,為的是進一步打入美國社會,參與政治。她更了解,必須有所本、有所根,才能在不同種族、不同膚色的人群中站立起來;以一個中國人為驕傲,才能在平等狀態下參與。

        她說,我自幼受中國文化熏陶,讀了不少古書,這些搬到異國并非無用。外子去世后,我只身在異國,就是靠著中國傳統的待人處事準則,在異鄉結交不少朋友。中華民族刻苦耐勞的天性,是我不退縮、不氣餒的支撐力。

        里根總統特使訪華

        “30多年來,從肯尼迪到克林頓,先后8位總統對您都有任命。后來,您作為里根總統特使訪問中國……”話音未落,陳香梅打趣道:“對,你還記得!”一陣歡笑。

        “這在您的政治生涯中,應該是最重要的任務。”我下了結論。“對,是這樣子的。”陳香梅點頭認同。她雖不是內閣成員,卻是美國政壇最有影響的華裔第一女性。她一直是美國共和黨內主任委員,也是財務委員會執行委員之一,并任共和黨少數民族委員會主席。

        1980年陽歷除夕夜,雪花飄飛,陳香梅回到闊別31年的家鄉!“中美關系當時處于什么情況?”我問。“相當緊張的時候,”陳香梅表情嚴肅,“也是一個敏感時刻。敏感時刻能有這個使命,我自己覺得非常驕傲。”1980年11月,里根在大選中獲勝。他是共和黨保守派,十分親臺,在競選中發表了許多有損美中關系的言論。臺灣輿論謠傳,如果里根當選,他將支持重建與臺灣的“官方關系”。

        一日,陳香梅收到中國駐美大使柴澤民轉來廖承志親筆函,用的是私人信箋,稱香梅賢甥。信中說,他代表鄧小平歡迎她回中國訪問,希望早日成行,再首良敘,辭意非常親切。

        里根待任時,陳香梅一行秘密訪華。她向鄧小平呈交一封里根親筆信,大致內容是:尊敬的鄧小平先生,我很高興讓陳香梅代表我去中國,我向您保證,我當選總統后對華政策保持不變。“鄧小平看信后是什么態度?”我追問。“蠻高興的,”陳香梅回答,“因為里根總統說,美中關系他一定要繼續努力。”

        1981年1月4日,鄧小平接見美國參議院共和黨副領袖史蒂文斯與陳香梅。他表示:“我們對競選期間和總統就任以前的言論是注意的,但我們可以對這些言論做某種理解。我們重視的是美國新政府上任后采取的行動。”

        鄧小平坦率批評了有些美國人的錯誤觀點,強調臺灣問題對中美關系的重要性,指出:“由于臺灣問題迫使中美關系倒退的話,中國不會吞下去。中國肯定要做出相應的反應。”中國最關注的是美國向臺灣出售武器的問題。

        歡迎宴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鄧小平安排陳香梅坐第一貴賓席,讓參議員史蒂文斯坐在次席。他風趣地說:美國有100個參議員,只有一個陳香梅!美國各大報紙以第一版刊登鄧小平與陳香梅握手的照片。

        “為什么里根選您做特使?”我進一步問。“因為他了解我在美國各方面的工作,為共和黨競選做了很多事情。他跟我的交情也非常深。他當州長的時候,我們就認識。所以,他特別把這個使命交給我。”“里根是否了解您跟海峽兩岸的一些特殊關系?”“是這樣子的。”陳香梅肯定回答。

        分享到:
        (責編:張淑燕、周斌)

        更多>>

        嫂嫂色坏哥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