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dfzv"><ol id="ddfzv"></ol></var>

      1. <label id="ddfzv"></label>
      2. 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讀城中國|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長征 魯迅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鄧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核潛艇
        人民網>>文史>>熱歷史

        中國的文化自信是一種怎樣的自信?

        訪評嘉賓 王蒙 訪談整理 徐芳

        2018年03月12日11:25    來源:解放日報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關于中國文化和中國傳統文化繼承與發揚的話題,我確實是有點著急。中央政府從未像現在這樣談文化這么多、這么廣泛、這么重要,自命為文化人或被認為是文化人的我們,應該有所回應——中華傳統文化的精神是什么?

        ■我們的文化自信,包括了對自己文化更新轉化、對外來文化吸收消化的能力,包括了適應全球大勢、進行最佳選擇與為我所用、不忘初心又謀求發展的能力

        ■我們要有大眾的、通俗的節目,但是也要有一些高端的節目、高端的文化產品,要有一些高端的文化從業人士,要出文藝的大家,否則就會出問題

        ■文化創新發展的關鍵是,要用先進文化豐富、調整和安頓我們傳統文化中的道德人倫情感,同時用傳統文化的包容消化能力,使當代文化、外來文化變得更加符合國情,對今天的中國適用與有效

        ■我們應該提倡一種“中華風度”:文質彬彬、從容不迫、避免爭拗、和諧穩重,再補充以健康公平的競爭,以及對于核心價值核心利益的堅守。設想一下這樣的中國人:有著詩書禮樂的教養與文化,琴棋書畫的益智與審美,精致而儉樸的生活態度,貧賤不能移與富而好禮的姿態,行云流水、水到渠成的耐心,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的明達與開闊,誰能不喜愛有著這樣“中華風度”的人?

        中國文化傳統是活的傳統,是與現代世界接軌的傳統

        朝花周刊:因為《老子十八講》《莊子的快活》《中國天機》等著作不斷問世,有人說您“轉行”成了傳統文化專家。最近,您又相繼推出新作《中華玄機》《王蒙談文化自信》,您為什么認為中國傳統文化是一個必須面對的時代話題?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什么在“三個自信”之外,我們還需要“文化自信”?

        王蒙:關于中國文化和中國傳統文化繼承與發揚的話題,我確實是有點著急。中央政府從未像現在這樣談文化這么多、這么廣泛、這么重要,自命為文化人或被認為是文化人的我們,應該有所回應——中華傳統文化的精神是什么?特點是什么?為什么可以做到文化自信?為什么不能不自信?我就是希望能夠起到扶正、補缺、去邪的作用。

        中國的文化傳統是活的傳統,是與現代世界接軌的傳統,是以天下為己任的傳統。我們的文化自信,包括了對自己文化更新轉化、對外來文化吸收消化的能力,包括了適應全球大勢、進行最佳選擇與為我所用、不忘初心又謀求發展的能力。

        文化的高低分野,不僅代表著公民的個人素質,也可以從一個側面彰顯出一個國家和社會的文明程度,是一個國家軟實力的體現。但是,文化又是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復雜的整合體,“去其糟粕、取其精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沒有那么容易,因此,我說:“不論有多么困難,我們必須面對這個時代課題。”

        朝花周刊:在“四個自信”中,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我們文化自信的底氣足不足,要看哪些方面?

        王蒙:中國曾經是一個在文化上充滿優越感的國家,是一個既吸收各個方面的外來影響,又未曾懷疑過自己文化優勢的國家。可是近200年來,中華民族經歷了空前危局,中國文化面臨“千年未有之大變局”。西方的堅船利炮——這種強大的、機械化的軍事力量、物質力量以及隨之而來的商業力量,和我們中國一直得益的“仁義禮智信”碰撞上了。到了近代,在中國文化之外還有一個非常強勢的文化——西方的文化。那是產業革命帶來的文化,科學技術帶來的文化,也包括商業文明和商業競爭。所謂“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是一套“爭”出來的文化,而不是“讓”出來的文化。而我們的固有文化提倡的就是“讓”,所謂謙謙君子。

        異質的文化太厲害了,我們由文化的優越,一下子墮入到文化焦慮的深淵。挫折、焦慮、失敗、救亡變成了一個時期的文化主題,這時當然也仍然有一些老爺子說,我們的文化很好很精致啊,我們的漢字很美麗啊,我們的瓷器燒得好啊,我們是講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的啊。但在大的時代背景下,這樣的調子被認為是昏聵、腐朽。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如果一個人熱衷于古書,還在那里搖頭擺尾于文言文,簡直是人人得而誅之的。晚清以來,中國的有識之士一方面憂慮自己的傳統文化難以應對陌生而異己的世界,突然暴露出千瘡百孔,憂慮它是否氣數將盡;一方面,是怕挾著軍艦大炮的強勢西洋文化會戰勝與吃掉我們的文化傳統。各種對于文化問題的討論充滿悲情,激動人心,爭執不休。這樣的緊張性,使人進退兩難。學西方學多了,怕丟了祖宗;學少了,怕不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繼承傳統多了,怕復古封建;少了,又怕丟了民族特色。這種文化焦慮又牽引出一個范疇,叫文化激進主義——一種強烈的文化焦慮必然會推進選擇這種激進主義,它把已有的文化成果視之為毒藥,視之為垃圾。

        但是我更愿意說,正是五四新文化運動拯救了中國的文化,拯救了中華文明。正是五四運動引進了許多新的文化。雖然它激烈一點,雖然有些具體的說法和做法,不可能按它來做,但是它賦予了中國文化以新的生命,激活了中國文化中那些最積極的部分,推動了中國文化的重生。

        要有通俗大眾的節目,更要有高端產品和文藝大家

        朝花周刊:中國傳統文化到底是什么樣的文化?它和世界先進文化可否對接?

        王蒙:習近平總書記說,中國的文化具有一種進行創造性轉化的可能。中國文化是多面的,是隨著時代變化的。在這個文化里頭讓你選擇的東西非常多,有仁義孝悌忠信等,這是一面。中國文化還有另外一面,就是聞過則喜,知恥近乎勇,就是中國人也主張一個人要不斷地總結自己失敗的經驗和教訓。“與時俱化”,這是莊子的話,要化,要善于化解各種矛盾。我們現在還用這個詞,叫化解。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中國自古就知道該改革你就得改革,該變化你必須變化,你要隨著時代走。

        美國的一個傳教士女兒在鎮江生活過,她十來歲到那兒,生活了幾十年,她就是賽珍珠女士,她寫過一部小說《大地》,獲得過諾貝爾文學獎。她有這么一種觀念——中國文化有一種適應的能力,有一種變化發展的能力,既有自我保護的能力,又有所謂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的能力,所以中國文化是一個博大的文化,中國文化是有希望的文化。也許,我們看到了中華文化的古老,甚至也看到了中華文化的不夠用,但是我們還看到了中華文化的適應性,它有自我調整和自我更新的能力,有汲取和消化外來影響的能力。

        現在我們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對傳統文化的熱情。這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的國家有了巨大的發展; 因為中國和過去相比已經抬得起頭來了,挺得起胸來了;因為對國家前途已經有了自信,所以才有了文化自信。如果連對你自己的前途都沒有自信,你還文什么化呀?我們所說的文化自信,包括對傳統文化中積極、優秀的方面的自信,包含了我們對自己發展模式的自信,也包含了我們對自己文化的汲取能力、選擇能力、消化能力、調整能力、本土化能力以及識別能力、分析能力的自信。我們的文化不是一個脆弱的文化,不是手指頭一捅就破一個窟窿的,捉襟見肘、岌岌可危的文化。我們的文化是一個能夠和世界對話和打交道,能夠既保持自己特色又不拒絕任何外來有益影響的文化。

        如果有這樣一種觀念,就是不得了的。看看我們現在所接觸的文化現象、文化產品、文化觀念,和二十、三十、四十年以前相比,已經有了多么大的開拓和進展。

        朝花周刊:如何看待不同文化之間的影響與碰撞?

        王蒙:影響是互相的,所以我談的文化定力是什么呢?我們面對外來的影響,要有自己的選擇,要冷靜,不要害怕,沒有什么了不起的,也不要緊張,不要簡單地肯定或者否定。錢鍾書先生有一句名言:“東學西學,道術未裂,南海北海,心理攸同。”中學和西學,道就是原理,術就是方法。不管是中學還是西學,它的原理和方法并不是完全斷裂的,那么,東西南北乃至全世界的心理,也是有它的一致性、共同性的。

        對此,第一就是要能夠選擇、調整和理性地對待。第二就是要追求在今天的文化生活中達到一定的平衡。現在的文化生活,讓我們的精神空間都空前地擴大,可是擴大當中需要有平衡,有些休閑型、娛樂性、搞笑性的節目可以有,但是不能全部都是搞笑的節目,不能全是通俗的只追求收視率或發行數的東西。我們的文化里要有大眾的、通俗的節目,我也喜歡看,但是也要有一些高端的節目、高端的文化產品,要有一些高端的文化從業人士,要出文藝的大家,否則就會出問題。

        中國自古起先后有了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那么到了二十、二十一世紀,中國什么最發達呢?在一個玩笑中,有人回答,手機段子。如果真成了這樣,我們對后世就不好交待啊。現在很多來自微博上的警句,點擊一下子會超幾百萬,比書籍發行量大多了,但這是文化的高端精品嗎?前蘇聯作家愛倫堡說,在文學上,“數量”的意義非常小,一個托爾斯泰比一千個平庸的小說家還重要。所以我們要通過引導,通過專業化的、有公信力的評論,通過獎勵、獎評制度,讓文化生活能夠達到平衡。通俗無罪,也不可怕,但是如果只剩下了通俗,這是不能容忍的。我們需要有高端,需要有引領。同樣,我們大量的吸收外國的東西也沒有錯,但是我們不能忽視弘揚我們自己本民族的東西,要加強我們的文化整合能力。幾千年來我們吸收的東西太多了,但是接受完了,我們仍然是中國的文化。這就是一種中國文化的整合性,把新和舊能夠整合到一塊。如果我們有足夠的汲取、選擇的能力,消化、本土化的能力,平衡、引領的能力和充分地加以整合的能力,我們在文化上就能夠充滿自信,就能有更大的定力。

        分享到:
        (責編:張淑燕、周斌)

        更多>>

        嫂嫂色坏哥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