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dfzv"><ol id="ddfzv"></ol></var>

      1. <label id="ddfzv"></label>
      2. 首頁|熱歷史|史海鉤沉|口述史|學者客廳|生活史|歷史劇譚|重回歷史現場|專欄
        《國家人文歷史》雜志|讀城中國|資訊|文史視界|佛教文化|特別關注|文藝大家|讀書
        熱 詞長征 魯迅  毛澤東 林彪 蔣介石 斯大林 鄧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會議 太平天國 甲午戰爭 核潛艇
        人民網>>文史

        英雄史詩 文學力作——讀劉利華《長生天》有感

        徐源和

        2018年01月31日18:49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成吉思汗是個世界性的人物,毛澤東主席稱他為“一代天驕”。本文從《長生天》的場境、語境、心境三個方面分析作品特色。

        自然歷史的草原場景,鋪就了《長生天》的大美底色

        成吉思汗是世界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從1162年-1227年,在他的有生之年里,他在苦難里成長,在奮爭中壯大,率領蒙古勇士用馬蹄征服世界,他和兒孫們建立了橫跨歐亞大陸的超級帝國。《長生天》就是以成吉思汗一生的時間橫軸和幾千萬平方公里空間縱軸為坐標系,縱橫捭闔、汪洋恣肆,作者用自己的半生心血成就了這部巨著。

        作者本人系成吉思汗之胞弟、兀魯思之干城的哈撒兒的后裔,身上似乎有著一種血脈相通的文化共鳴。然而要想完成這樣的力作,還要有厚實的文史功底予以支撐:作者曾在中央民族大學接受過專業的學術訓練,用了整整13年的時間完成了這部百萬字的《長生天》。

        書中詳盡描寫了鐵木真從苦難的少年奮起到開疆拓土的輝煌,讓人看到了一個真實的“一代天驕”,又重現了蒙古統一、西征、滅夏、蒙金戰爭等波瀾壯闊的恢宏場面。讓人看到了千年前的古戰場,看到了冷兵器時代的金戈鐵馬。

        成吉思汗的歷史印記,大多馳騁于大漠、草原、雪山、峽谷,鏖戰于雄關、土城、界壕、險灘,這也是《長生天》創作的空間環境。小說中,寫高山,則奇崛雄偉、冰雪蓋頂;寫莽林,則茂盛葳蕤、密不透風;寫草原,則連天蒼碧、一望無垠;寫海子,則冷寒清冽、平靜如鏡;寫蒼天,則風云浩蕩、氣象萬千;寫夜空,則萬籟靜謐、星光璀璨,給小說鋪就了一層大美的自然底色。

        此外,書中還描述了非自然力量。成吉思汗南下伐金,在不兒汗山腳草原舉行盛大儀式,祈求長生天賜福、賜力。成吉思汗在不兒汗山頂高舉雙手、向東跪拜。這時紅彤彤的太陽突然噴薄而出、照亮天邊,一片彩云飄過來,端端正正停在成吉思汗頭頂,一會兒彩云增多,籠罩整個不兒汗山,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忽然轟然大響,祥云開散,成吉思汗從山巔飄下來了,滿臉通紅。成吉思汗覺得只經過了一會兒,渾身充滿了力量,草原上跪拜的人們告訴他,已歷時了三天三夜。再如,蒙古的薩滿現象非常神奇。他們能上刀山下火海、呼風喚雨、驅霜趕雪,與長生天直接對話。

        獨特鮮活的民族語境,演繹了《長生天》的優美旋律

        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曾在《歷史研究》中指出,海洋和草原是語言傳播的工具。他列舉了古希臘和英國把自己的語言因海航變成地中海流行語和世界流行語后說,“在草原的周圍,也有著同樣的語言現象”。回顧歷史不難發現,草原通道的確起到了湯因比所說的語言散布和文化傳播作用。所以用民族特色語言進行小說創作,不僅會有受眾,還能彰顯民族小說的獨特魅力。

        正是這樣,作者用富于民族特色的語境,成功地創作了極具蒙古韻味的小說巨著。小說中,從語言上看,東方叫太陽升起的地方,西方叫太陽落山的地方;說人數,以踩爛多少張駱駝皮為計量;說時間,一年稱為一草;論稱呼,夫人稱哈敦、兄弟叫安答、使者叫舌頭,衛士叫伴當,奴隸叫黑骨頭,充滿了民族特色。從詞語上看,具有民族特色的詞語,隨手擷來比比皆是。比如,說朋友是“眼里有火,骨頭里有精髓”;說決心是“斷了腿也要爬,爛了脖子也要拉”;說不當是“去到冰上脫皮鞋,行于雨中穿皮衣”;說團結是“有道是單根草扛不住風霜,萬木林能抵住狂風”。書中這些詞語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情節是小說的命門,是體現一個作者語言駕馭能力和表達能力的試金石,也是小說成敗的關鍵所在。作者能在枯燥史料的基礎上,創作出活靈活現的小說情節,實乃非一日之功。作者筆下的不里孛闊與別里古臺的角力,堪稱驚天動地。兩人是用“父母賦予的血肉身軀廝拼,用翻天覆地的氣力毆打”。當草原勇士不里孛闊被別里古臺折腰而死后,豁里真妃子瘋了,不停地叨念著“是俺不好,只讓他喝了一碗湯……”猶如一首英雄末路的凄涼挽歌,在茫茫草原上悠悠如縷的回蕩著。

        野狐嶺之戰是描寫戰爭的大手筆,在成吉思汗南征伐金的過程中,作者寫整個戰役,如大寫意的潑墨揮灑,氣勢磅礴。十萬虎狼之師,個個都是“狼一樣兇狠的把禿兒,鷹一般勇猛的漢子”;寫具體戰斗,則工筆畫的細膩運筆,明快精道。木華黎率一千名金朝囚徒組成的敢死隊,“緊緊聚在一起,像鑿子一樣無畏地沖向敵人”,長矛指處所向披靡;耶律阿海在奔跑中連連放箭,金兵紛紛落馬;鎮海被一箭射中兩胸之間,他帶著箭,血淋淋地向前砍殺。

        磅礴大氣的英雄心境,鑄就了《長生天》的壯美群像

        有一首蒙古族歌曲唱到“太陽月亮星星是天上的一家,高山草原湖泊是地下的一家”。《長生天》成功地塑造了以成吉思汗為首的一組英雄群像。

        成吉思汗的成功,是因為他有堅如磐石的頑強意志,有海納百川的恢宏性格。他能攬天下人才為我所用,契丹人耶律兄弟、漢人郭寶玉、穆斯林扎八兒火者、買賣人牙老瓦赤都收入麾下;他能化敵為友,當射中脖子差點要了他命的敵陣勇士被抓來后,看到勇士忠于原首領、錚錚鐵骨,竟敢將其收為衛士,并賜名者別,后成為一代悍將;他能正確處理恩怨,與克列部的前后幾次合作與背叛,他都能有理有節、張弛有度;他能有情有義,能為愛妻誓師討逆,奪回妻子,蕩平仇寇。正如魯迅言,“無情未必真豪杰,憐子如何不丈夫”。除了正面描寫外,作者也寫了他的殺弟、氣母、疑子,使成吉思汗的個性立體復雜起來,讀來更覺生動真實。

        除成吉思汗外,作者還著墨塑造了其他一系列英雄群像。哈撒兒,成吉思汗一母同袍的兄弟,皇親貴胄,他相貌偉岸、智慧超群,行為處事把握有度,是成吉思汗的心腹;孛斡兒出是成吉思汗的第一重臣,開疆辟土、戰功卓著,然而他居高功而不傲,以忠侍君;木華黎,戰將猛士,每每克敵戰無不勝,為大蒙古兀魯思立下了赫赫戰功;耶律阿海,契丹皇族,見多識廣,文治武功彪炳于世;別里古臺,成吉思汗的弟弟,以戰勝無人能敵的最偉大摔跤手不里孛闊而名揚草原;扎八兒火者,英雄的穆斯林,成吉思汗的仰慕者;郭寶玉,唐朝平息安史之亂名將郭子儀之后,自幼熟讀兵書,提出了“建國之初,宜立新法”;術赤,成吉思汗長子,小小年紀就率兵出征,與兩個弟弟合力攻打西京,一舉成功。這些人物的塑造,各個形象突出、鮮活生動。

        《長生天》問世,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一個人能完成這樣一部作品,實乃人生幸事。然而,任何一部文學作品的成功,都是要經過時間的打磨,在網絡碎片化的閱讀氛圍中,文學作品也受到了很大的挑戰。但是,不管怎樣,《長生天》有著堅實的史學基礎和高超的藝術表現力,一定會愈久彌香、愈久彌艷。正如散文家梁衡所說:“常人之心,歲月可觀;哲人之心,世紀方知”。

        分享到:
        (責編:張淑燕、周斌)

        更多>>

        嫂嫂色坏哥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