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ddfzv"><ol id="ddfzv"></ol></var>

      1. <label id="ddfzv"></label>
      2. 人民網>>文史>>中國近現代史

        董安瀾口述:毛岸英之死與警衛“槍擊”彭德懷

        董安瀾口述  武寶生/文

        2010年10月22日08:24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董安瀾老人曾任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部警衛團五連文化教員。毛主席的兒子毛岸英當時是司令部參謀,所以董安瀾和彭德懷司令員及毛岸英很熟。在朝鮮戰場上,他親眼目睹了毛岸英之死和警衛“槍擊”彭德懷的驚險一幕。

          毛岸英之死101指示:“救人第一!”

          1950年11月下旬,我在志愿軍司令部警衛團五連擔任文化教員。

          那天下午2時許,我正在“營房”———一個廢棄的礦洞里教一排戰士們唱歌。突然,“叭叭叭”,洞外傳來三聲槍響,這是空襲警報的信號。接著,司令部大洞口哨位打來電話:“敵機三架,襲擊我大田部(志愿軍司令部的代號)機關駐地!”

          大家立即做好迎戰準備。

          此時,指導員邵發亮從洞外沖進來,急匆匆地說:“司令部作戰處辦公的地方被炸起火!一排長,立即派一個班上去,把文件搶出來!”一排劉排長緊跟著命令:“一班!跟我上!”

          這時,我在一旁向指導員要求:“請讓我代替劉排長上去吧!劉排長患有嚴重的胃病,他留下來掌握全排,便于處理再出現的新情況。”

          指導員采納了我的意見。我隨即帶郭班長和11名戰士沖出洞口。

          天空,寒風凜冽。三架敵機在空中發出震耳欲聾的怪叫,穿梭般地俯沖、轟炸、掃射。離司令部不遠的一座房子被炸塌起火了。那是作戰處在洞外臨時辦公的地方,只見房頂上火光沖天,濃煙滾滾,火勢異常熾烈。我和戰士們奮不顧身地沖向起火方向,一次次沖進房去,搶出一堆堆文件、地圖。哨所小小的掩體部很快被文件堆滿了。我正琢磨著文件堆不下怎么辦時,指導員跑來說:“董教員,情況有變!不要再搶文件了,房子里還有兩位同志呢,得迅速把他們找到救出來!”

          聽到情況有變,我正要沖入火海,指導員又補充一句:“告訴同志們,救人!救人第一!這是101首長(101是當時彭德懷司令員的代號)的指示。”

          我當時腦子里一閃:沒撤出來的同志是誰,竟引起彭司令員的關注?這事非同一般啊!

          不管是誰,搶救戰友,義不容辭!我轉身撲向火海時,迎面跑來郭班長。我又向郭班長大聲喊:“房子里有人沒撤出來,指導員讓咱們先救人!這是101首長的指示,快!”

          郭班長聽罷,當即把手中的一沓文件塞到我懷里,轉身沖進火海。我抱著文件,把視線轉向遠處司令部的大洞口。彭司令員站在最前面,看上去他神情有些沉重而焦急,看來,情況一定很嚴重。

          “搶救,設法搶救!”

          人人心急如焚,聲嘶力竭地呼喊著,尋找著。該死的敵機,依然在頭頂怪叫,依然在輪番轟炸。

          驟然之間,“轟隆隆”一聲巨響,這棟房子的一面墻被掀倒了,火、煙、灰塵彌漫了整座房子。

          “同志們,快,到火堆里去扒!”指導員又出現在大家身邊,指揮著:“動作要快,死活也得把人找到!必須找到!”

          沒有時間找工具,大家就赤手空拳頂著火舌撲了上去。眉毛燃著了,睫毛燒光了,身上的衣服也起火了!

          “這里有人!”火海中有人喊了一聲。我和郭班長循聲撲過去,只見一位同志倒在墻角下,全身是火。大家一邊撲打他身上的火,一邊往外拖。

          “這里還有一位!”又是一聲呼喊。一位戰友正在火堆中邊拉邊扒。我透過煙霧已經看清楚了,這位傷員被一根帶火的房木死死地壓在下面。他的身上已經燒焦了,臉燒煳了,完全看不清楚模樣。但大伙兒終于還是把他拖了出來。郭班長立即背起帶火的傷員,我和其他戰士在一旁攙扶著沖出火海,向大洞口跑去。

          衛生隊的同志趕來了。大家把傷員平放在地上。彭司令員跨上前來,俯下身察看著傷員。大家發現,彭司令員緊鎖雙眉,強忍著悲痛。他急忙催促軍醫:“怎么樣?傷勢?”

          軍醫忍住眼淚,對彭司令員搖搖頭。

          “101,都已經……”“搶救!設法搶救!”彭總命令著。

          軍醫再次俯下身進行檢查,然后無可奈何地對彭司令員說:“呼吸、呼吸早已停止了,救不過來了!”

          彭司令員凝視著地上兩位烈士的遺體,特別是他注視著那一位身體較長的烈士遺體顯得神情異常嚴峻。

          接著,彭司令員向大家說:“警衛團的同志們辛苦了,大家回去吧!”說罷,揮揮手,轉向大洞口,腳步沉沉地走去。

          烈士的遺體就地掩埋

          回到洞里,躺在地鋪上,大家一個個都心事重重。我望著礦石燈幽藍的亮光,久久沉思著。我正想問郭班長,郭班長卻先開口了:“董教員,我有點想法……”郭班長湊到我耳邊輕聲問:“你說,犧牲的同志會是誰呢?”

          “是誰?”我喃喃著。

          不一會兒,劉排長進來了,朝大家喊:“各班往這邊湊湊,開個緊急會。”

          全排集中好以后,由團政治處主任錢正平講話。他開門見山地說:“向大家講一件不幸的事。今天下午,敵機轟炸了司令部作戰處,我們失去了兩名戰友。我們為搶救戰友,奮不顧身,不少同志都被燒傷了。大家是勇敢的,是盡了最大努力的。101首長指示團長,讓他代表自己向同志們表示感謝。他還讓團里向大家講明白,你們搶救的兩位同志,一位是作戰處的高參謀;另一位是毛岸英參謀。毛參謀是咱們毛主席的兒子。”

          錢主任最后說:“101首長指示,烈士的遺體就地掩埋。這個任務仍然交給你們一排來完成。明天一早,找個好地點,挖深些,埋好些!”

          第二天,我和郭班長早早起床,爬上司令部大洞的后山,選了一片幽靜的地點,汗水淋淋地挖了兩個深坑。晚飯后,一排一班參加搶救的戰士,來到大洞口的山腳下。那里停放著兩具棺木,兩位烈士的遺體已裝殮完畢。正當大伙兒拴抬杠結繩扣準備出發時,敵機在天空投下了一串照明彈,把這一帶照得如同白晝。憑借亮光,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就是彭德懷司令員。我走上前向101敬禮。101握著我的手說:“同志們辛苦了!”

          “101首長,您還有什么指示?”我問。

          “你們團首長都向你們講清楚了?”

          我點點頭:“講清楚了。”

          101語重心長地說:“掩埋好以后,一定要做好標記。毛岸英同志的犧牲,我要向主席交代,要向全國人民交代啊!”

          我說:“請首長放心。我們會把烈士掩埋好的。”

          彭總揮了一下手,用悲愴的目光示意可以出發了。

          我們班12名戰士,分抬著兩具棺木走向山坡。我不時地回頭看看。借著照明彈的亮光,我看見彭總正朝著戰士們張望,向著遠去的棺木凝望。披在他身上的大衣在寒風中晃動,不住地晃動……

          啊,誰向彭德懷開槍!

          1951年夏季,隨著中朝人民軍隊的英勇奮戰,我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部也從君子里駐地向前推進,到達了琿倉———志愿軍入朝后的第三個駐地。

          黨中央為了密切與朝鮮戰場的聯系,專門派了一支精銳的通信小分隊,配屬在志愿軍司令部,當時其代號為“八中隊”。“八中隊”就駐防在離彭德懷司令員指揮部不遠的一個礦洞里。彭德懷在日夜繁忙的指揮工作中,經常深夜到“八中隊”,親自用特設的電臺向黨中央、毛主席匯報和請示工作。

          志愿軍司令部的力量在加強,它的警衛部隊也在充實。這時,祖國派來了一批又一批新戰士補充到前方來了。我所在的五連也同時接納了一批新戰友。他們生龍活虎、朝氣蓬勃,只是在執行重要的警戒任務時,沒有經驗。

          風雨夜里槍聲響起

          那是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天空漆黑一片,真是伸手不見五指。只有在電閃雷鳴的瞬間,哨兵才能發現前方搖曳的樹影。在距司令部不遠的一個山岡上,設有我五連的一個哨位。接近子夜的時候,新戰士小金在老兵李雙柱的帶領下按規定接了上一班崗,監視著一條通向“八中隊”的山間小徑。李雙柱雖說是位老兵,可他剛剛從后方休養歸隊不久,對這里的情況并不熟悉。小金是從祖國吉林省剛剛參軍的小戰士,虎頭虎腦,雖說熱情蠻高,可是站崗放哨、執行任務經驗卻不足。在這墨黑之夜,加之風雨交加,他倆在高度警惕之中多少也有些緊張。

          過了一會兒,小金突然發現前方有一道亮光在閃爍。“是雷電的亮光,還是……”小金看清楚了,是手電筒的光點。在司令部前沿,黑夜里打手電是防空條例所不允許的。小金立即向帶班的老李打了招呼。他們密切地注視著這遠處時隱時現的手電筒的閃光。手電筒光柱,時而一個,時而兩個、三個,搖搖晃晃,亮亮滅滅。從方位上判斷,顯然是朝著司令部的大洞口緩緩地移動著。

          按照當時防空條例規定,老李舉槍向手電筒光亮的上空“叭”地鳴了一槍,這是要求對方迅速熄滅手電光,停止前進,接受檢查。可能是由于氣候惡劣,風吼雷鳴,對方沒有察覺,手電筒的光柱也沒有熄滅,而且越來越向哨位方向接近。小金有些沉不住氣了,“叭”地又鳴了一槍。對方仍無反應,繼續向哨位靠近。老李覺得情況有些異常,示意小金向一旁散開,兩人拉開一段距離,做好萬一發生突發情況的應變準備。

          當他們隱蔽之后,老李又一邊向手電光方向鳴槍示警,一邊提高嗓門喊話:“喂,關上手電!”

          風聲,雨聲,電閃雷鳴。再次鳴槍也沒能使對方有所反應。手電筒的光柱,搖搖曳曳,時隱時現……

          為了告急,老李向我一排哨所方向上空“叭叭叭”連發三槍,這是向哨所報告有異常情況的信號。而那手電筒的光柱依然在無聲無息地向前移動。光亮漸近漸強。從兩三道光柱交叉時的瞬間,已經可以看到幾個模模糊糊的人影。幾乎在同時,老李和小金在頭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是不是敵特憑借著惡劣天氣,向我志愿軍司令部進行接近偵察或進行恐怖破壞活動呢?然而我方連連鳴槍,哨位目標已經暴露,對方也沒熄滅手電呀!……崗哨上,一老一新兩位戰士正在揣測著,難以作出明確的判斷。在這片刻的遲疑之際,對方的光柱竟向崗哨方向直射而來。

          小金高聲呼喊:“站住!”“……”對方仍在默默靠近。

          “聽到沒有?停止前進!開槍啦!”

          對方依然沒有回應。手電光閃爍著掃向哨位。

          小金被激怒了,他大吼一聲“站住”后忍不住扣動了扳機,向手電光的方向開了一槍。手電筒熄滅了。但只是一剎那工夫,突然三四道光柱向小金隱藏的位置射過來。這個虎頭虎腦的新戰士再也控制不住了,“叭叭!”他向對方連著射了兩槍。手電光頓時熄滅。風雨聲中,小金和老李聽到憤怒的喊聲:“打什么槍!向誰開槍?娘……”顯然,對方要開口罵娘了。

          彭老總大度為懷

          我和一班郭班長,聽到哨位報警的槍聲,迅速趕到了哨位現場。在雨幕中,我看到哨位上圍著幾個人。走近一看,中間站著的竟是101首長———彭德懷司令員!他穿著雨衣,漠然站于雨中。小金和老李迎面站立,一言不發。

          “怎么搞的?”郭班長見狀,厲聲責備老李。

          “我們,我們是在報警!”

          “你們這是報的啥警?向首長開槍,是什么警衛啊?”站在司令員前面的一名保衛隊員,插嘴喊,“向首長連開三槍,這是什么性質?”

          小金有些不服,嘟噥著:“你們為什么打手電?為什么不聽哨兵的制止?”

          我當時無語。但我感到問題確實嚴重,這是明擺著的警衛事故啊!101首長從“八中隊”返回來時,竟發生了此等嚴重問題,我們的哨兵竟開槍打自己的首長!此責任說多大就有多大!

          “秦干事,我們一定迅速把問題查清楚!快請101回司令部吧!”我帶著內疚的心情說。

          這時,彭司令員跨前一步,用濕淋淋的手掌拍一下我濕淋淋的肩膀,用緩和的語氣說:“我看問題沒那么嚴重。就是不該開手電嘛!在陣地、哨所,夜間不準隨意開手電,這是防空條例所規定的。我看問題在于打手電。”彭司令員說著轉向秦干事:“我看,問題不在警衛戰士身上。”接著,彭司令員走上去伸手為小金抹去臉上、脖子上的雨水,風趣地說:“小老虎啊!我的警衛戰士都應當是小老虎,不做小綿羊!對吧?”小金這才抬起頭來,愧疚地說:“首長,請原諒。我太虎氣了啊!”

          彭司令員用拳頭輕輕捶了一下小金的前胸:“虎氣生威,好得很,好得很嘛!”

          彭司令員風趣隨意的語言,使大家緊張不安的心情緩和了許多。

          彭司令員又說:“我沒被打著,大家也好好的嘛。算啦,你們站你們的崗,我們回我們的洞子(指司令部,因為司令部設在礦洞里)。”他已走出幾步,又回轉身對秦干事說:“老秦同志,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要實事求是,責任不在他們倆身上,我的警衛員開手電是不對嘛,怨我制止不力啊!”

          彭司令員說罷,消失在雨中,四名保衛隊員緊緊跟上。

          回到哨所,我迅速將此事向連長作了報告。

          畢連長是一位老連長,沉默寡言,遇事穩重。他聽完報告后說:“雨夜情況復雜,讓戰士們提高警惕,此事我會馬上向團部報告的。”

          兩小時后,崗哨換班了。郭班長帶著從崗哨換下來的戰士,并沒有直接回洞子休息,而是聚集在哨所,相對無言。我向大家傳達了畢連長的話,大家仍不散去。不一會兒,電話鈴響了……話筒里傳出畢連長的聲音:“讓大家略等一會兒,我和指導員馬上就到。”

          不到十分鐘,畢連長、指導員冒著大雨,氣喘吁吁地走進來。

          指導員邵發亮講道:“崗上發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剛才袁團長打來了電話,傳達了101首長的指示。101講,這次事件是由于保衛隊員打手電引起的,責任不在警衛戰士。他怕咱們為這件事背包袱,睡不著覺,影響身體,所以要求干部連夜把他的話告訴戰士,好讓戰士下崗后回洞子睡個安穩覺。至于咱們連要不要總結經驗教訓,以后開戰評會再說。散會,回去睡大覺!”

          我留神觀察,郭班長、老李、小金以及其他幾位同志看上去,神情明顯輕松了許多。

          來源:《名人傳記》2006年第5期

        (責任編輯:張淑燕)

        1968年4月12日清晨,人們看到復旦大學圍墻上出現了醒目的大字報:《揪出大叛徒張春橋》,整個上海為之轟動。張春橋見報后,顯得很特別,那天他特意叫理發師給他理發、刮臉,把徐景賢等人叫到辦公室,說:“我從來沒有被捕過,怎么會是叛徒啊?我過去太寬大了,今后要是聽到誰再講這種話,我就不客氣了。”……[詳細]

        毛澤東病重時召華國鋒、王洪文等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我八十多了,人老總想后事,中國有句古話叫蓋棺論定,我雖未蓋棺也快了,總可以論定了吧!我一生干了兩件事。一是與蔣介石斗了那么幾十年,把他趕到那么幾個海島上去了。抗戰八年,把日本人請回老家去了。打進北京,總算進了紫禁城……[詳細]

        我要發表留言

        1. 新刊(10月下)
回顧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歷史,死刑從條例規定到法律條文的變遷之旅,交織了太多政治考量和意識形態的因素。建國后,死刑一度是“鎮壓反革命”的利器;“文革”中,死刑也作為打擊“現行反革命”的工具;改革開放之初,“嚴打”的疾風將死刑吹到社會上許多不起眼的角落……新刊(10月下)
          回顧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歷史,死刑從條例規定到法律條文的變遷之旅,交織了太多政治考量和意識形態的因素。建國后,死刑一度是“鎮壓反革命”的利器;“文革”中,死刑也作為打擊“現行反革命”的工具;改革開放之初,“嚴打”的疾風將死刑吹到社會上許多不起眼的角落……

        1.   
        2.   

        熱點文章排行

        編輯推薦

        連載·書摘

        1. 傳奇,寫在風景里,寫在漂泊中。
    讀一個人的傳奇,讀個性,讀才情,讀文人交往的悲歡離合,讀當代中國美術的"文革"命運。任何個人的傳奇,其實都不屬于自己,早就融進了一個民族的滄桑。傳奇,寫在風景里,寫在漂泊中。
              讀一個人的傳奇,讀個性,讀才情,讀文人交往的悲歡離合,讀當代中國美術的"文革"命運。任何個人的傳奇,其實都不屬于自己,早就融進了一個民族的滄桑。
        2. 本書深度揭秘毛澤東與蔣介石的700天生死對決,著重刻畫的毛澤東和蔣介石這一對決定中國歷史命運的生死對手和領袖人物形象……本書深度揭秘毛澤東與蔣介石的700天生死對決,著重刻畫的毛澤東和蔣介石這一對決定中國歷史命運的生死對手和領袖人物形象……
        3. 作為釣魚臺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九評”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證人……作為釣魚臺寫作班子的助理人員、“前七篇”、“二十五條”、“九評”等重要文章和文件的起草入之一和惟一在世的親歷者和見證人……
        嫂嫂色坏哥哥网站